青女

- 偽文藝腹黑的獨行女俠 -

重读王尔德——夜莺与蔷薇

对影当歌:

成年的我们,还有谁记得儿时的童话,重新读起,却发现那文字魔法般的击中我们的心,仿佛我们还没有长大,在这蒙尘的生活奔波之中,也许童话一直就没有离开过。


《夜莺与蔷薇》——王尔德


“她说过只要我送给她一朵红蔷薇,她就愿意与我跳舞,”一位年轻的学生大声说道,“可是在我的花园里,连一朵红蔷薇也没有。” 
   
这番话给在圣栎树上自己巢中的夜莺听见了,她从绿叶丛中探出头来,四处张望着。 
   
“我的花园里哪儿都找不到红蔷薇,”他哭着说,一双美丽的眼睛充满了泪水。“唉,难道幸福竟依赖于这么细小的东西!我读过智者们写的所有文章,知识的一切奥秘也都装在我的头脑中,然而就因缺少一朵红蔷薇我却要过痛苦的生活。” 
   
“这儿总算有一位真正的恋人了,”夜莺对自己说,“虽然我不认识他,但我会每夜每夜地为他歌唱,我还会每夜每夜地把他的故事讲给星星听。现在我总算看见他了,他的头发黑得像风信子花,他的嘴唇就像他想要的蔷薇那样红;但是感情的折磨使他脸色苍白如象牙,忧伤的印迹也爬上了他的眉梢。” 

   
“王子明天晚上要开舞会,”年轻学生喃喃自语地说,“我所爱的人将要前往。假如我送她一朵红蔷薇,她就会同我跳舞到天明;假如我送她一朵红蔷薇,我就能搂着她的腰,她也会把头靠在我的肩上,她的手将捏在我的手心里。可是我的花园里却没有红蔷薇,我只能孤零零地坐在那边,看着她从身旁经过。她不会注意到我,我的心会碎的。” 
   
“这的确是位真正的恋人,”夜莺说,“我所为之歌唱的正是他遭受的痛苦,我所为之快乐的东西,对他却是痛苦。爱情真是一件奇妙无比的事情,它比绿宝石更珍贵,比猫眼石更稀奇。用珍珠和石榴都换不来,是市场上买不到的,是从商人那儿购不来的,更无法用黄金来称出它的重量。” 
   
“乐师们会坐在他们的廊厅中,”年轻的学生说,“弹奏起他们的弦乐器。我心爱的人将在竖琴和小提琴的音乐声中翩翩起舞。她跳得那么轻松欢快,连脚跟都不蹭地板似的。那些身着华丽服装的臣仆们将她围在中间。然而她就是不会同我跳舞,因为我没有红色的蔷薇献给她。”于是他扑倒在草地上,双手捂着脸放声痛哭起来。 


“他为什么哭呢?”一条绿色的小蜥蜴高高地翘起尾巴从他身旁跑过时,这样问道。 
“是啊,倒底为什么?”一只蝴蝶说,她正追着一缕阳光在跳舞。 
“是啊,倒底为什么?”一朵雏菊用低缓的声音对自已的邻居轻声说道。 
“他为一朵红蔷薇而哭泣。”夜莺告诉大家。 
“为了一朵红蔷薇?”他们叫了起来。“真是好笑!”小蜥蜴说,他是个爱嘲讽别人的人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 
   
可只有夜莺了解学生忧伤的原因,她默默无声地坐在橡树上,想象着爱情的神秘莫测。 

突然她伸开自己棕色的翅膀,朝空中飞去。她像个影子似的飞过了小树林,又像个影子似的飞越了花园。 

在一块草地的中央长着一棵美丽的蔷薇树,她看见那棵树后就朝它飞过去,落在一根小枝上。 
   
“给我一朵红蔷薇,”她高声喊道,“我会为你唱我最甜美的歌。” 
   
可是树儿摇了摇头。 
“我的蔷薇是白色的,”它回答说,“白得就像大海的浪花沫,白得超过山顶上的积雪。但你可以去找我那长在古日晷器旁的兄弟,或许他能满足你的需要。” 
   

   
于是夜莺就朝那棵生长在古日晷器旁的蔷薇树飞去了。 
“给我-朵红蔷薇,”她大声说,“我会为你唱我最甜美的歌。” 

可是树儿摇了摇头。 
“我的蔷薇是黄色的,”它回答说,“黄得就像坐在琥珀宝座上的美人鱼的头发,黄得超过拿着镰刀的割草人来之前在草地上盛开的水仙花。但你可以去找我那长在学生窗下的兄弟,或许他能满足你的需要。” 
      
于是夜莺就朝那棵生长在学生窗下的蔷薇树飞去了。 
“给我一朵红蔷薇,”她大声说,“我会为你唱我最甜美的歌。” 
   
可是树儿摇了摇头。 
“我的蔷薇是红色的,”它回答说,“红得就像鸽子的脚,红得超过在海洋洞穴中飘动的珊瑚大扇。但是冬天已经冻僵了我的血管,霜雪已经摧残了我的花蕾,风暴已经吹折了我的枝叶,今年我不会再有蔷薇花了。” 


“我只要一朵蔷薇花,”夜莺大声叫道,“只要一朵红蔷薇!难道就没有办法让我得到它吗?” 
   
“有一个办法,”树回答说,“但就是太可怕了,我都不敢对你说。” 
   
“告诉我,”夜莺说,“我不怕。” 
   
“如果你想要一朵红蔷薇,”树儿说,“你就必须借助月光用音乐来造出它,并且要用你胸中的鲜血来染红它。你一定要用你的胸膛顶住我的一根刺来唱歌。你要为我唱上整整一夜,那根刺一定要穿透你的胸膛,你的鲜血一定要流进我的血管,并变成我的血。” 
   
“拿死亡来换一朵蔷薇,这代价实在很高,”夜莺大声叫道,“生命对每一个人都是非常宝贵的。坐在绿树上看太阳驾驶着她的金马车,看月亮开着她的珍珠马车,是一件愉快的事情。山楂散发出香味,躲藏在山谷中的风铃草以及盛开在山头的石南花也是香的。然而爱情胜过生命,再说鸟的心怎么比得过人的心呢?” 
   
于是她便张开自己棕色的翅膀朝天空中飞去了。她像影子似的飞过花园,又像影子似的穿越了小树林。 
   
年轻的学生仍躺在草地上,跟她离开时的情景一样,他那双美丽的眼睛还挂着泪水。 
   
“快乐起来吧,”夜莺大声说,“快乐起来吧,你就要得到你的红蔷薇了。我要在月光下把它用音乐造成,献出我胸膛中的鲜血把它染红。我要求你报答我的只有一件事,就是你要做一个真正的恋人,因为尽管哲学很聪明,然而爱情比她更聪明,尽管权力很伟大,可是爱情比他更伟大。火焰映红了爱情的翅膀,使他的身躯像火焰一样火红。他的嘴唇像蜜一样甜;他的气息跟乳香一样芬芳。” 
   
学生从草地上抬头仰望着,并侧耳倾听,但是他不懂夜莺在对他讲什么,因为他只知道那些写在书本上的东西。 
   
可是橡树心里是明白的,他感到很难受,因为他十分喜爱这只在自己树枝上做巢的小夜莺。
   
“给我唱最后一支歌吧,”他轻声说,“你这一走我会觉得很孤独的。” 
   
于是夜莺给橡树唱起了歌,她的声音就像是银罐子里沸腾的水声。 
   
等她的歌声一停,学生便从草地上站起来,从他的口袋中拿出一个笔记本和一支铅笔。 
“她的样子真好看,”他对自己说,说着就穿过小树林走开了一一“这是不能否认的;但是她有情感吗?我想她恐怕没有。事实上,她像大多数艺术家-样,只讲究形式,没有任何诚意。她不会为别人做出牺牲的。她只想着音乐,人人都知道艺术是自私的。不过我不得不承认她的歌声申也有些美丽的调子。只可惜它们没有一点意义,也没有任何实际的好处。”他走进屋子,躺在自己那张简陋的小床上,想起他那心爱的人儿,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。 
  
等到月亮挂上了天际的时候,夜莺就朝蔷薇树飞去,用自己的胸膛顶住花刺。她用胸膛顶着刺整整唱了一夜,就连冰凉如水晶的明月也俯下身来倾听。整整一夜她唱个不停,刺在她的胸口上越刺越深,她身上的鲜血也快要流光了。 
   
她开始唱起少男少女的心中萌发的爱情。在蔷薇树最高的枝头上开放出一朵异常的蔷薇,歌儿唱了一首又一首,花瓣也一片片地开放了。起初,花儿是乳白色的,就像悬在河上的雾霾--白得就如同早晨的足履,白得就像黎明的翅膀。在最高枝头上盛开的那朵蔷薇花,如同一朵在银镜中,在水池里照出的蔷薇花影。 
   
然而这时白蔷薇树大声叫夜莺把刺顶得更紧一些。 
“顶紧些,小夜莺,”树大叫着,“不然蔷薇还没有完成天就要亮了。” 
   
于是夜莺把刺顶得更紧了,她的歌声也越来越响亮了,因为她歌唱着一对成年男女心中诞生的激情。 
   
一层淡淡的红晕爬上了蔷薇花瓣,就跟新郎亲吻新娘时脸上泛起的红晕一样。 
但是花刺还没有达到夜莺的心脏,所以蔷薇的心还是白色的,因为只有夜莺心里的血才能染红蔷薇的花心。 
   
这时树又大声叫夜莺顶得更紧些,“再紧些,小夜莺,”树儿高声喊着,“不然,蔷薇还没完成天就要亮了。” 
   
于是夜莺就把蔷薇刺顶得更紧了,刺着了自己的心脏,一阵剧烈的痛楚袭遍了她的全身。 
痛得越来越厉害,歌声也越来越激烈,因为她歌唱着由死亡完成的爱情,歌唱着在坟墓中也不朽的爱情。 
   

最后这朵非凡的蔷薇变成了深红色,就像东方天际的红霞,花瓣的外环是深红色的,花心更红得好似一块红宝石。 
   
不过夜莺的歌声却越来越弱了,她的一双小翅膀开始扑打起来,一层雾膜爬上了她的双目。
她的歌声变得更弱了,她觉得喉咙给什么东西堵住了。 
   
这时她唱出了最后一曲。明月听着歌声,竟然忘记了黎明,只顾在天空中徘徊。 
红蔷薇听到歌声,更是欣喜若狂,张开了所有的花瓣去迎接凉凉的晨风。 
回声把歌声带回自己山中的紫色洞穴中,把酣睡的牧童从梦乡中唤醒。 
歌声飘越过河中的芦苇,芦苇又把声音传给了大海。 
   
“快看,快看!”树叫了起来,“蔷薇已长好了。” 
可是夜莺没有回答,因为她已经躺在长长的草丛中死去了,心口上还扎着那根刺。 

中午时分,学生打开窗户朝外看去。 
“啊,多好的运气呀!”他大声嚷道,“这儿竟有一朵红蔷薇!这样的蔷薇我一生也不曾见过。它太美了,我敢说它有一个好长的拉丁名字。”他俯下身去把它摘了下来。 
   
随即他戴上帽子,拿起蔷薇,朝教授的家跑去。 
   
教授的女儿正坐在门口,在纺车上纺着蓝色的丝线,她的小狗躺在她的脚旁。 
“你说过只要我送你一朵红玫遗,你就会同我跳舞,”学生高声说道,“这是全世界最红的一朵蔷薇。你今晚就把它戴在你的胸口上,我们一起跳舞的时候,它会告诉你我是多么的爱你。” 
   
然而少女却皱起眉头。 
   
“我担心它与我的衣服不相配,”她回答说,“再说,宫廷大臣的侄儿已经送给我一些珍贵的珠宝,人人都知道珠宝比花更加值钱。” 
   
“噢,我要说,你是个忘恩负义的人,”学生愤怒地说。一下把蔷薇扔到了大街上,蔷薇落入阴沟里,一辆马车从它身上碾了过去。 
   
“忘恩负义?!”少女说,“我告诉你吧,你太无礼了;再说,你是什么?只是个穷学生。啊,我敢说你不会像宫廷大臣侄儿那样,鞋上钉有银扣子。”说完她就从椅子上站起来朝屋里走去。 
   
“爱情是多么愚昧啊!”学生一边走一边说,“它不及逻辑一半管用,因为它什么都证明不了,而它总是告诉人们一些不会发生的事,并且还让人相信一些不真实的事。说实话,它一点也不实用,在那个年代,一切都要讲实际。我要回到哲学中去,去学形而上学的东西。” 

于是他便回到自己的屋子里,拿出满是尘土的大书,读了起来。

评论
热度(490)
  1. 今天韩信穿了什么颜色的胖次呢对影当歌 转载了此文字
© 青女 | Powered by LOFTER